华北制药(600812.CN)

财说| 净利润只剩100万!集采断供的华北制药深陷泥潭

时间:21-08-26 07:30    来源:界面新闻

老牌制药企业华北制药(600812)(600812.SH),正陷入集采和研发疲弱的双重漩涡。雪上加霜的是公司不仅失去了山东省去年到手的集采份额,还失去了未来一年集采的申报资格。

2021年8月,经与山东省医保局沟通,华北制药提出放弃缓解轻度至中度疼痛的常见药——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资格,终止药品供应。目前,山东省正邀请其他企业对该药品补标。这是集采开展之后首例断供。

业绩层面,上半年华北制药收入55.83亿元,同比减少5.65%;归母净利润仅有100.51万元,同比大幅减少99.16%。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收益,归母净利润实际亏损3000.75万元。

摆在华北制药面前的路,困难重重。

痛失布洛芬

华北制药痛失布洛芬缓释胶囊,原因之一在于外部因素。根据《关于布洛芬缓释胶囊集采供应及有关情况说明的公告》,2021年初石家庄市新冠疫情出现反复,布洛芬缓释胶囊生产厂区位于石家庄市藁城区,属高风险区域。这期间,石家庄市藁城区一度封闭,对华北制药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另一方面,产能不足却未能及时扩产是华北制药痛失布洛芬的内部原因。2019年12月,华北制药获得布洛芬缓释胶囊注册批件,等同于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2020年华北制药布洛芬缓释胶囊销售额仅为50.22万元,占当年收入比重不足0.01%。

2020年开展的第三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中,华北制药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山东等7个省市,中选价格为每盒8.04元(0.3g*30粒/盒),是这轮集采的最高中标价。根据集采约定,华北制药总供应量达7975万粒,年销售额可超2000万元。

然而短期内华北制药并未成功扩产。山东省协议约定采购量为2511万粒,自执行中选结果至2021年8月20日,实际供应量仅为365万粒。华北制药方面承认,由于生产单位相关负责人重视程度不够,资源未能充分配备到位,导致相关工作推进较慢。

这样的情形会否蔓延至其他省市?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下称,联采办)表示,未来将密切关注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其他6个省份的供应情况,如再次出现供应问题,有关省份也将及时启动处置措施。

断供的后续影响或远不止业绩损失。针对断供情况,联采办已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并取消其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药品集采的申报资格。

图片来源:华北制药2020年报

从往年情况看,华北制药是集采“大户”。2020年报显示,华北制药有注射用阿莫西林、注射用头孢、重组人促红素注射液等7个产品,11个规格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标。如果华北制药后续无法参与集采,将对其现有产品市场形成“挤出”效应。

业绩失速

华北制药主要产品收入来自于仿制药,药品集中采购影响不容小觑。从半年报来看,华北制药并未就净利润大跌给出直接的解释。但实际上,负面影响早在2020年就开始显现。

2020年,华北制药营业收入114.93亿元,同比仅微增0.31%;实现归母净利润0.97亿元,同比大幅减少43.46%。受国家集采、政府集中采购影响,部分品种中标价格大幅降低,首要冲击产品毛利率水平。

2020年华北制药来自化学制剂药和生物制剂药收入分别达55.10亿元和14.3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47.89%和86.72%,分别减少4.2个百分点和0.55个百分点。而来自化学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收入的毛利率分别仅有9.07%和9.28%。受原料药、中间体板块和医药及其他物流贸易板块拖累,华北制药2020年整体毛利率水平仅为36.27%,逊于医疗产业平均水平。

界面新闻研究部注意到,2021年上半年,来自政府补助金额达2830.20万元,占非经常性收益比例达91.26%。2020年来自政府补助的金额高达1.37亿元,占归母净利润比重高达141%。如果没有政府补助支撑,华北制药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也要转为亏损。

业绩失速的根本原因是华北制药长期匮乏研发投入。2020年,华北制药研发投入金额合计4.6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仅4.08%,且有3.50亿元进行了资本化“操作”。一般而言,创新型制药企业研发占营收比重至少超过10%。

华北制药曾经有过辉煌。华北制药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重点建设项目,1958年其产品结束了我国青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如今华北制药已变成一家依赖补助的仿制药、原料药企业,让人不甚唏嘘。而从目前来看,华北制药要走出泥潭,还前路漫漫。二级市场方面,自失标被处罚后,三个交易日内公司股价已大幅下挫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