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600812.CN)

断供集采上半年净利下滑99.2%,“制药大王”华北制药怎么了?

时间:21-08-26 07: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华北制药(600812)(600812.SH)遭遇多事之秋,在断供集采遭“拉黑”后,又迎来利空消息。

8月24日晚,华北制药发布2021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5.83亿元,同比减少5.65%;净利润100.5万元,同比骤降99.16%;扣非后亏损3000.7万元,上年同期调整后扣非净利润为981.7万元。

在已披露半年报的药企中,华北制药的成绩处于下游。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8月24日,A股已有43家化学制药企业披露2021年半年报,其中33家药企净利润实现正增长。

不过,对于华北制药来说,这并非是一份完全利空的半年报。根据2021年半年报和一季报的业绩数据计算,华北制药在今年二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5820.50万元,环比增长201.76%,同比增长9.19%,结束了连续4个季度的负增长。

8月25日开盘后,华北制药股价快速走高,此后有所回落,最终报收9.07元/股,涨2.25%,总市值为155.62亿元。

业绩下滑或受子公司拖累 

华北制药并未在2021年半年报中就业绩大跌给出详细的解释,仅在“经营情况的讨论与分析”中提及报告期内发展环境复杂多变以及疫情反复。

具体到营收,2021上半年,华北制药生物药板块收入8.13亿元,同比增长11%;制剂收入26.93亿元,其中9个创效大产品收入16.5亿元,占制剂收入比重提升至61%;农兽药和大健康板块收入同比分别增长7.4%和22.5%,1-6月份实现出口收入8.14亿元。

华北制药此次营收降低或与子公司营收下滑有关。报告期内,主营头孢类抗生素产品的控股子公司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民药业”),实现营业收入5.47亿元,同比降低30.32%;主营硫酸链霉素及相关产品的控股子公司华北制药华胜有限公司(下称“华胜有限”),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降低19.49%;主营合成抗生素原料药及中间体的全资子公司华北制药集团先泰药业有限公司,实现收入4.99亿元,同比降低5.25%;从事医药批发、医疗器械销售,货物或技术的进出口的全资子公司华药国际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华药国际”),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6.69亿元,同比降低52.83%。

上述几家公司的营业利润与营收相匹配,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上半年华胜、华民两家子公司所在区域均发生了疫情,厂区有段时间封闭,相关公司经营受到了影响。”8月25日,华北制药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华胜有限、华民药业两家公司的生产厂区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今年1月,藁城区发生新冠肺炎疫情,藁城区全域于当月6日被地方政府列为高风险地区。按照石家庄市疫情防控相关要求,2021年1月6日至3月8日藁城区处于封闭状态,人流物流基本中断,无法正常生产,生产验证和审评审批工作也受到较大影响。

“华药国际虽然不在疫情区,但进出口业务受国内国际疫情反复的影响,营收下滑明显。”前述董秘办工作人员说。

净利润的下滑则与费用增加和政府补助减少有关。2021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北制药的管理费用增长14.69%至2.96亿元,研发费用增长12.67%至6461.1万元。

而政府补助的减少,使得华北制药非主营业务产生的利润同比减少4291.58万元,其他收益同比减少6964.98万元。

二季度净利实现正增长 

华北制药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2020年受疫情因素影响,国内终端用药需求量下滑,化学药制剂产品市场销售受阻,民众常态化防疫使得用药数量减少,市场恢复缓慢,公司销量降低,开工不足,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涨,使得公司制剂产品毛利降低,整体毛利降低。

到2021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的经营情况未有好转,藁城区的疫情甚至恶化了公司的经营情况。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的管理费用达到1.90亿元,同比增加82.68%,这也是华北制药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5719.99万元的主要原因之一。

前述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石家庄疫情期间,公司采取了诸多防疫措施,因此导致管理费用大幅增加。

按照半年报与一季报的业绩数据计算,华北制药二季度的业绩得到明显修复。

自2020年二季度至今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的归母净利润已连续4个季度下滑,今年二季度数据一改颓势,归母净利润录得5820.50万元,环比增长201.76%,同比增长9.19%;二季度扣非净利润达到4285.29万元,而一季度扣非后净亏损7286.03万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华北制药今年二季度的营收与去年四季度、今年一季度的数据基本持平,与去年二季度相比则下滑20.28%。从财报数据来看,华北制药二季度业绩的改善仅是由于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降低,自身业务并未有根本性改善。

集采失信导致中标存不确定性 

陷入多事之秋的华北制药,麻烦不断。

8月11日,华北制药向山东省有关部门提出放弃集采中选资格,自此,华北制药开创了A股断供集采的先河。去年8月,在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华北制药中标布洛芬缓释胶囊。

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下称“联采办”)此后发布公告表示,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协议规定的约定采购量内出现违约现象,是国家组织药品集采以来的首次。针对华北制药断供集采一事,联采办将华北制药纳入“违规名单”。

在收到“罚单”两天后,华北制药终于发声。8月22日晚间,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后,虽然公司积极采取相关措施,但由于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相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障正常供应。

在山东出现集采断供后,华北制药表示,下一步公司将加快推进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的审批进度,力争今年9月底前完成审批,扩产后预计年产能力达1亿粒,并加强与该产品其他中选省份的沟通,全力以赴保障该产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供应。

但这一举措显然是亡羊补牢。

由于集采断供,8月23日,华北制药股价跌停,翌日,公司股价延续弱势,跌2.63%。

8月24日,联采办发布公告表示,华北制药违约失信的事实清楚。国家组织药品集采标书中明确约定,企业不履行供货承诺,影响到临床使用的,将列入“违规名单”并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置。

目前,联采办已经取消了华北制药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联采办还表示,暂停华北制药参与集采投标资格的处罚,是基于其在一个省内无法供应约定采购量作出的适当惩处。下一步,联采办将密切关注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其他6个省份的供应情况,如再次出现供应问题,有关省份也将及时启动处置措施。同时,山东省有关部门正在依据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对华北制药的违约事实开展信用评级,不同等级的信用评级结果将产生相应影响。

截至目前,国家集采已经进行至第五批,基本上每年两批。市场预计,第六批国家药品集采将在今年年底进行,由于华北制药参与集采资格直到明年5月才可恢复,华北制药料将无缘此次集采,甚至无缘明年上半年的集采。

而鉴于此次失信行为的出现,即便未来参与集采资格恢复,华北制药能否中标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