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600812.CN)

华北制药断供殃及无辜:疫情措手不及 竟成业界首例因集采断供受罚药企

时间:21-08-24 18:02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疫情措手不及,竟成业界首例,华北制药(600812)断供殃及无辜

来源:富凯财经 

参与国家集采竞标成功殊为不易,在别家企业发愁难中标时,竟然还有企业会发生断供集采情况,华北制药就是这样让业内大吃一惊。

虽然公司此后发布公告表示,自己断供并非挑衅集采政策,实在是产能供应不足,但市场对此的反应并不淡定。继8月23日消息爆出导致华北制药股价跌停后,8月23日公司股价再次下跌。

首个断供受罚企业

华北制药的黑天鹅事件,源于8月20日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告,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了第三批国家集采,然而公司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并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中选资格,造成山东医疗机构反映较为集中和强烈。

根据公告,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成员单位集体审议后,决定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华北制药也就此成为首个因集采断供受罚的A股药企,而断供国家集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药企对于集采政策的敌意,甚至以断供“示威”。

因此华北制药随后便发布公告解释,称布洛芬缓释胶囊断供有三个主要原因:“天时”现有产能的石家庄生产厂区因疫情封闭,无法正常生产;“地利”集采中选后的扩产工作相关资源未能充分配备到位,导致厂区建设进展缓慢;“人和”扩产项目的申报及审评审批被延长。

对于此事,华北制药表示立即启动追责程序,对责任单位主要负责人等有关责任人予以免职等处理。下一步将加快推进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的审批进度,力争9月底前完成审批,扩产后预计年产能力达1亿粒,并加强与该产品其他中选省份的沟通,全力以赴保障该产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供应。

2020年8月24日,华北制药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国家药品集中采购项目中选,中选地区包括山东省在内的7个省市,2020年11月各省陆续执标。中选省市首年约定采购量共为7975万粒,协议期限3年,自执行中选结果至2021年8月20日,华北制药实际供应量为1585万粒,其中山东省协议约定采购量为2511万粒,自执行中选结果至2021年8月20日,公司提供山东省实际供应量为365万粒。

可以说山东一个省的约定采购量已占布洛芬缓释胶囊首年全国约定总采购量的三分之一,因此断供必然造成山东医保体系的强烈不满。而布洛芬缓释胶囊当时中标的有四家企业,从中标单粒价格来看,华北制药是中标价格最高的,公司也介绍,布洛芬缓释胶囊2020 年销售收入为50.22 万元,占公司2020 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0044%。

华北制药出于成本和业绩压力导致断供的可能性比较低。过往发生产能不足情况后,加班加点总能完成供应工作,然而疫情导致的强制停工打了华北制药一个措手不及,最终无法完成集采任务。

要知道因为断供行为,华北制药不仅被纳入违规名单,还被取消了近一年的参与集采资格,而公司此前还参与了国家第六批药品集中采购,是否也会因此受到影响还不得而知。

五年四换董事长

作为中国最大的化学制药企业之一,华北制药重磅产品如注射用阿莫西林钠克拉维酸钾、注射用哌拉西林钠他唑巴坦钠、注射用头孢噻肟钠、注射用盐酸去甲万古霉素等,其产销量也居行业前列。但华北制药的核心产品多是市场竞争激烈的成熟产品,所以其业绩并不突出。

自公司上市以来,华北制药的营收常年保持在百亿元级别,但净利润高峰也未能超过2.5亿元。尤其是2010年盈利2.42亿元后,公司的净利润接连下滑,2018年后才回升到亿元级。

2020年华北制药营业总收入114.9亿元,同比增长0.31%,净利润0.97亿元,同比下降43.46%。今年一季度,华北制药营业总收入27.13亿元,同比增长17.08%,净利润亏损0.57亿元,同比下降185.74%。

对于今年一季度亏损的原因,华北制药表示是由于石家庄新冠疫情影响导致综合费用增加所致,然而连年营收增长利润下降早已显露出华北制药的业绩疲态,缺乏创新产品支持,老产品市场竞争力下降,使得华北制药的负债也不断攀升。

2018年至2020年,华北制药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24%、69.67%、70.52%。2020年华北制药负债合计达到168.76亿元,同比上涨30.65%,而2017年至2019公司年负债同比增长分别为6.13%、4.50%、4.13%,显然疫情下公司的流动性主要依靠举债获得。

近期华北制药的股价也是不断下滑,原因是公司8月12日公告,其重点研发产品一类新药重组人源抗狂犬病毒单抗注射液,其注册申请于2021年3月提出主动撤回,目前仍在审评审批中。

业绩多年不见起色,新药研发同样进展不顺利,这也导致华北制药管理层再度波动。近期公司三位高管或因年龄原因或因工作变动离职,公司董事长张玉祥也是今年8月刚刚上任,悬空近一年的董事长职位就此落定,而公司近五年来已经换了四名董事长。

华北制药也有过高光时刻,曾开创了中国大规模生产抗生素的历史,结束了中国青霉素、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然而常年沉浸在过往的成绩和产品上,导致华北制药不论是产品还是公司管理都失去了向上的动力,最终受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发生了差错,连集采供应都断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