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600812.CN)

华北制药断供集采 我们该反思哪些细节?

时间:21-08-23 22:42    来源:新浪

投资研报

锂电王者归来!未来5年复合增速超50%,不受钠电池、固态电池等技术路线更迭影响,机构挖掘五大细分主线(股)

军工板块大爆发!还不知道买哪个?机构挖出堪比智能手机、智能汽车的强势赛道!(附股)

碳中和重磅盛筵倒计时!七部委+能源大省通力合作,主办部委最多的国际性论坛!能源低碳投资机会如何抓?机构指出十大细分领域

中报来袭机构开启密集调研!超200家机构调研医械龙头,磷化工龙头再提翻倍目标价!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因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将华北制药(600812)列入违规名单,8月22日晚间,华北制药紧急发布公告,解释山东省集采药品布洛芬缓释胶囊断供事件的原因。然而,作为集采制度创建以来的首个断供事件,影响和争议还在持续发酵。

受到此消息影响,华北制药股价开盘后跌停,虽然盘中有波动,但截至8月23日收盘,报收9.11元/股,跌幅9.98%。

断供遭处罚

2021年8月20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公告,由于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约定采购量,经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成员单位集体审议后,决定将其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华北制药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布洛芬缓释胶囊是第三批全国集采品种,中选厂家分别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华北制药。山东由华北制药供货,每片价格为0.268元,这一价格是该品种全国集采中的最高价。

在华北制药宣布断供后,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通告,将由珠海润度制药接替华北制药进行布洛芬胶囊的供应。此前,珠海润都制药在布洛芬缓释胶囊这一品类上的中标价为0.2025元/片。

8月23日,华北制药对于此次断供的原因发布公告称,由于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相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障正常供应。对于布洛芬缓释胶囊实际供应量较少的主要原因,公告称,华北制药中选后,立即启动了扩产工作,但由于生产单位相关负责人重视程度不够,资源未能充分配备到位,相关工作推进较慢。

针对此次事件,华北制药也给出了相应的处理结果。公告称,华北制药对责任单位主要负责人等有关责任人予以免职等处理。同时,立即组织制定整改措施,并组织实施公司所有国采中选品种的供应情况的风险排查,确保做好后期的供应保障工作。下一步,公司将加快推进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的审批进度,力争9月底前完成审批,扩产后预计年产能力达1亿粒,并加强与该产品其他中选省份的沟通,全力以赴保障该产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供应。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全国第三轮集采中,华北制药的中选省份为天津、陕西、湖北、湖南、青海等。这些省份的供给是否会受到影响,截至记发稿前,企业并未进行回复。

是“挑衅”还是别有原因?

华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华北制药)是我国最大的制药企业之一,成立于1953年,位于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其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项目。同时是我国最早进入生物制药领域的制药企业之一,其生产过中国第一支青霉素、第一支链霉素、第一片维生素。目前,华北制药主要产品涉及化学药、生物药、健康消费品等700多个品规。其生产的注射用阿莫西林钠克拉维酸钾、注射用哌拉西林钠他唑巴坦钠、注射用头孢噻肟钠、注射用盐酸去甲万古霉素等产销量居行业前列。

别家企业发愁难中标集采,而华北制药却敢”断供“,这着实让业内大吃一惊。

公开资料显示,自国家集采信息开始发布以来,华北制药中标的产品一共有4个。

2020年1月19日,华北制药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阿莫西林胶囊(250mg、500mg)、下属子公司华民公司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头孢氨苄胶囊(250mg)拟中标本次集中采购。此次阿莫西林胶囊拟中标42366.69万粒,拟中标价格2.66元/盒,拟供应省(区)为河北、安徽、吉林、山西、江西;头孢氨苄胶囊拟中标数量为11917.44万粒,拟中标价格5.11元/盒,拟供应全国。

2021年2月3日,华北制药全资子公司杭州中美华东参加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联采办”)组织的第四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的投标工作。其产品泮托拉唑注射剂(商品名:泮立苏)拟中标本次集中采购,且公司根据各省市场潜力已完成目标供应省份的遴选。

第四个产品,就是如今断供的布洛芬胶囊。

根据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中《联盟地区药品采购文件》中给出的集采周期来算,集采周期一般为两年,而2020年和2021年2月份中标的3个产品还在集采周期内。

对于此次华东制药的断供,医药行业专家史立臣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北制药的这个情况有点恶劣,经过多次协商,华北制药仍然断供。在这之前公司产能跟不上,参与集采的时候公司内部应该进行了相关的信息采集。华北制药4款产品正在协议期间,除了布洛芬剩下的三个产品都在协议期内,如果不是主要产品,影响可能不大,如果是主要产品,要看收入占比是多少,如果都在15%-20%,那可能对企业来说影响就会更大。身为一个上市公司,占比过大肯定会直接影响业绩。如果产品收入加在一起连5%都不到,那么对企业基本上没有影响。”

而第四个产品布洛芬胶囊在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0.0044%;2021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集采断供,可能会华北制药业绩产生较大影响。虽然当前企业还未发布半年报,但是从一季度数据看,该公司净利润亏损5719万元,同比下降185.7%。公司半年报将于8月25日公布。

目前,国家第六批药品集采产品信息尚未公布,华北制药也并未公布其入选产品,目前还很难判断负面影响有多大。

集采须保障企业利润空间

业内人士认为,集采断供的问题,其实已经屡见不鲜。史立臣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对集采政策也提出了建议。

史立臣表示:“集采政策本身还需要改进。从一开始集采到现在,断供的情况非常普遍,大部分都是供应一段时间就停止供应。断供后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医院自行采购,自行采购走的肯定是集采外的价格,价格就会偏高。换句话说,就是集采的政策对断供是没有任何应对措施,所以这是不正常的。”

如何防止断供呢?史立臣认为,首先“一对一”这样的采购模式有待改进。例如,6家企业入标,每个企业对应一个省份或者一个区域,开始第一轮第二轮的轮番集采。换句话说每一个省对应的都是一家药企,不论入标的企业有多少,每一个对应的就只有一家企业,这个风险非常大。一旦断供,就需要重新找能供应的企业,其他企业负责别的省份供应,产能已经达到极限,从而无法生产。而如果寻找为入标的企业,但是产品价格过低,其他企业也不会按照低价进行供应。

最好确立一个平均价,按照不同产品的市场价格统归成平均价格计算,所有认可这个平均价格的企业都可以进入。入标以后,将企业的产品自行挂在网上由医院根据指标自行采购。这样的好处就是一个区对应好几家企业,而不是一对一的进行采购。原来是一家企业对应几个省份进行单独供应,现在变成了一个区对应好几家企业,其中即便有一家企业断供也没关系,还有别的企业进行供应,保证供应的同时,也给企业留足了一定的利润。

“在竞标的同时,有的企业生产的多就竞标的多,有些企业生产的少就竞标的少,这个是没办法保证的。但是我们关注的核心是患者能不能实实在在享受到优惠,以及医保支付费用的能不能大幅下降。”

史立臣还表示:“总的来说,第一,患者要享受到优惠,医保支付要大幅下降;第二,不能断供。企业一旦断供,药品的供应无法保证,医院就只能自行采购,这就显得非常被动。应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另外还可以避免‘唯低价是取’,给企业自身留的利润过少。给产品定价过低本身就是有问题,如果可以根据产品稍微提高一两块,那么就有会很多企业愿意进入。这样就做到了第一不断供,第二给企业还留出了一定的利润。这样企业也愿意,操作起来也更加方便。所以在集采细节和规则上还是需要稍微调整,我们最终要求的只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医保支付费用的降低,第二就是不能断供。”

对于处罚制度,史立臣认为,处罚制度是不能真正解决断供问题的。断供的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其一,原材料报价出现涨价或跌价的问题,集采价格覆盖不了成本价格,那就只能断供。其二,生产线改造,突发性事件比如火灾等等导致生产线瘫痪。其三,可能就是华北制药说的产能不够。但是这是极少数情况,产能够不够,在报价之前应该是有预估的。

“我们的最终目的不是让企业不赚钱,而是降低医保支付压力,这个才是核心目的。比如合格产品价格200元,在第一次集采标价50元,第二年市场价格大幅度下滑降至30元,甚至十几块。可以逐步的趋于合理,而不是一下降至一个很低的价格,企业没有利润后,研发受到影响后发展也会受到影响,尤其还会发生断供。总而言之,采购的规则要进行相对的简化,同时留给企业一定的利润空间,尤其是后期进入集采的企业不能断供,核心还不能影响医疗机构药品的使用。”史立臣进一步阐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