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600812.CN)

华北制药开断供被罚先河:取消集采资格9个月,隔靴搔痒还是雪上加霜?

时间:21-08-23 19:45    来源:和讯

8月23日,华北制药(600812)(600812,股吧)股价报收于9.11元,跌幅达9.98%。

这源于8月20日国家药品集采开出的首张“断供罚单”,华北制药也被列入“违规名单”,未来9个月不能参与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活动。

8月22日,华北制药回应了,布洛芬缓释胶囊进入国家药品集采名录后,由于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相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障正常供应。

据了解,2020年,华北制药的二甲双胍片、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中以最高价中标。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为了杜绝这类事件再次发生,集采需要调整采购规则,医院应以药企可接受的价格采购多家企业的产品。华北制药断供布洛芬缓释胶囊有其产能问题,更重要的可能是其销售价格较低,利润难以支撑,所以才出现断供情况。从其回应看,对其经营影响不大,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或使其经营雪上加霜。

取消9个月集采资格,股价跌停

截至8月23日收盘,华北制药股总市值为156.3亿元,一天蒸发17.33亿元。这延续了8月20日的跌势,当天华北制药跌幅1.84%,报收10.12元,市值剩余173.6亿元。

据了解,8月20日,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在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公告称,决定将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具体原因是,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经相关部门多次约谈协商,供应情况仍未改善。该企业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中选资格,造成山东医疗机构反映较为集中和强烈。

根据第三批国家集采《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0-1)》有关规定,取消华北制药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对此,华北制药8月22日发布公告回应称,布洛芬缓释胶囊实际供应量较少的主要原因为生产单位相关负责人重视程度不够,资源未能充分配备到位,相关工作推进较慢。同时扩产项目的申报及审评审批进程延长了6 个月。以及布洛芬缓释胶囊生产厂区位于石家庄市藁城区,属高风险区域,按照石家庄市疫情防控相关要求,2021年1月6日至3月8日藁城区处于封闭状态,人流物流基本中断,无法正常生产,生产验证和审评审批工作也受到较大影响。

据了解,华北制药布洛芬缓释胶囊于2020年8月20日,进入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目录。当时共有4家企业中标,分别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华北制药,中标价分别为0.2025元/片、0.2025元/片、0.268元/片、0.268元/片,华北制药以最高价中标,供应省份是天津、山西、山东、湖北、湖南、陕西、青海。

公告中称,华北制药力争9月底前完成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的审批,并加强与该产品其他中选省份的沟通,全力以赴保障该产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供应。

目前,华北制药在山东留下的空白市场由珠海润都制药递补。

有报道称,华北制药是第一家因断供被处罚的,但并非唯一的断供企业,主要由于山东方面直接将断供的情况上报,导致事情公开化。

据悉华北制药共有4个产品进入了集采名单。蓝鲸财经记者就华北制药其它进入集采目录药品产能保障情况进行采访时,华北制药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关情况并不熟悉,只能解答公告中的内容。

看似隔靴搔痒,但实为雪上加霜

在医药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看来,华北制药断供主要包括两个影响因素,第一是原材料价格大涨,企业生产成本大增,另外就是生产线出现较大的问题,产能难以维持。如果出现了上述两个问题中的一个,企业都难以保证产品的持续供应。

就华北制药发布的公告看,主要问题在于由于疫情影响,石家庄藁城的生产线出现了问题,导致产能下滑。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采购方式的调整,史立臣认为,从根本上上解决断供的问题,是需要调整一个省份采购一个品牌的产品模式,改为一个省份可以采购多个企业的产品,以一个供应企业可以认可的,最高报价或平均的统一价格,采购企业的产品,并为每家企业根据产能划定采购红线,防止出现断供。

对于此次事件的影响,目前看主要在股市。经营情况收到影响不大。

华北制药在公告中称,布洛芬缓释胶囊 2020 年销售收入为仅为50.22万元,占公司 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0.0044%;2021 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不会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从数据上看的确如此。数据显示,2020年营业收入114.9亿元,同比增长0.3%;实现归母净利润9732.4万。

据了解,华北制药主要从事医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业务,涉及化学药、生物药、健康消费品等,治疗领域涵盖抗感染药物、心脑血管药物、肾病及免疫调节类药物、肿瘤治疗药物、维生素及健康消费品等700多个品规。积累了在抗生素领域的优势,生产规模、技术水平、产品质量在国内均处于领先地位,青霉素系列、头孢系列产品品种齐全,覆盖了原料药到制剂的大部分品种,形成了从发酵原料到半合成原料药再到制剂的完整产品链。

并且,华北制药的销售模式为建立遍布全国大部分省区及直辖市的销售网络,下游客户包括医药经销商、代理商、医院和连锁药店、终端诊所等。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华北制药通过集采的销售占比很小”。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成为首家因为断供被罚的药企,就华北制药而言或是雪上加霜。华北制药2020年虽然营业收入保持了增长,但增长仅0.3%;实现归母净利润不足亿元,仅为9732.4万,同比下降43.5%,净利润率仅为0.8%;2021年一季度亏损5720万,净利润同比下降185.7%。

华北制药称,民众常态化防疫也使得用药数量减少,市场恢复缓慢,销量降低,开工不足,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涨,使得制剂产品毛利降低,公司整体毛利降低。

数据显示,2020年,华北制药整体毛利仅为36.27%,同比减少4.8个百分点。

就此次华北制药的情况,史立臣认为,随着集采的不断深入,本身就会对行业进行洗牌,生产成本高,产能难以保证的产品就会出局。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