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600812.CN)

集采前早有产能摸底 华北制药为何还会断供?

时间:21-08-23 14:24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集采前早有产能摸底,被重罚的华北制药(600812)为何还会断供?

记者 | 黄华

华北制药断供集采事件仍在发酵。8月23日,伴随着股价触及跌停,这家创立近70年的老牌国企甚至上了热搜。

而就在8月22日晚,面对舆论铺天盖地的“华北制药选择躺平”、“华北制药不干了”、“华北制药扛不住了?”质疑声,华北制药发出公告做了回应,否认了此前外界猜测的利润原因、成本上涨原因,而是归结于“技术原因”,即产能不足。

公告内容有四方面重点。一是此次出现断供的地区首先出现在山东。数据显示,山东省协议约定采购量为2511万粒,但自执行中选结果开始至今年8月20日,华北制药提供山东省实际供应量为365万粒。换言之,华北制药给到山东的实际供应量尚不足约定的20%。

并且,需要说明的是,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地区是包括山东省在内的7个省市, 2020年11月各省陆续执标。中选省市首年约定采购量共为7975万粒,协议期限3年。但自开始执行至今年8月20日,公司实际供应量为1585万粒。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山东,其他城市的供应量也不理想。

其次,对于出现供应量不足的原因,华北制药解释,这一方面是因为公司主观上对扩产工作推进有怠慢,当前以对相关人员做出严厉处罚;另一方面,客观上,公司需按照国家相关规则对布洛芬缓控释制剂生产批量做变更申请。

但该变更属于重大变更,注册申请需提供3-6个月的稳定性研究资料并上报。这致使扩产项目的申报及审评审批进程延长了6个月。此外,疫情原因也迫使生产场区处于封闭状态,相关工作进一步受阻。

华北制药同时还称,布洛芬缓释胶囊不是公司的业绩支柱型产品,对2021年业绩影响不大。但因为公司已经被列入“违规名单”,被取消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集采的申报资格。而鉴于第六批国家集采信息尚未公布,公司尚无法预测后续影响。

另外华北制药并没有放弃布洛芬缓释胶囊及其扩产计划,还将加强与该产品其他中选省份的沟通,全力以赴保供应。但是,由于该产品扩产项目尚未审批完成,后续其他省份的供应情况也存在不确定性。

当前,根据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8月19日通告,华北制药在山东断供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已由珠海润都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替补。而依据此前第三批全国药品集采中选结果表,除了山东,天津、山西、湖北、湖南、陕西、青海也是中选省市。

事实上,华北制药虽然是首个因为供应问题被国采列入“违规名单”的公司,但这不是国内集采制度实施以后的首例出现供应问题的企业。此前,在地方集采中,已经出现过断供问题。例如,今年4月14日,浙江通报东瑞制药集采中选注射用头孢美唑钠产品后拒绝供货。2019年6月,百时美施贵宝的福辛普利钠片在河北省出现供货不足。

不过,虽然归因于产能和法规问题,但华北制药此番解释依然存在疑点。这是在于,集采后的产能问题实际上早在2018年“4+7”试点时就已被业内热议,因此国家联采办并非没有注意到此事,在此后的几次集采中,牵头方都在开标前对相关厂家进行了产能摸底。而对于华北制药来说,为何在开标前没有弄清自己的产能,或是安排好扩产建设,令人不解。

虽然,华北制药当前公告澄清此事,立证公司是“负责任的大企业”,但作为国内抗生素的第一家生产企业,华北制药当前问题颇多,这仍让不少投资者感到焦心。

华北制药2020年财报显示,疫情影响下终端用药需求量大幅下滑。由此,华北制药营收为114.93亿元,同比微增0.31%;归母净利润为9732万元,同比下降43.46%;扣非后净利亏损6191万元,较同期下降153.96%。

今年一季度,华北制药业绩仍未好转,期内归母东净利润亏损5719万元。业绩颓势下,华北制药管理层也出现动荡。8月13日,公司公告称,收到三份高管辞职报告,分别来自董事、副董事长和董事会战略(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刘文富,公司董事、总经理和董事会提名与薪酬考核委员会委员周晓冰和公司总会计师兼财务负责人王立鑫。而自2015年以来,华北制药已经有4名董事长辞职。